雾龙君

今天就要嫁给你啦(●'◡'●)ノ❤

《轮回》小剧场~

正文还没有修改好orz,来个小剧场~

   何辅堂:“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二月红:“有什么好说的。”

   何辅堂:“难道……你真的要这样吗?”


   二月红:“我这样又如何?”

   何辅堂:“你总是这样不顾我的内心感受,这日子还怎么过?!!!”

   二月红:“我不就是回趟娘家嘛!(雾)你给我把手松开,松开!”

《轮回》第一部分 charter 2


    “刘局。”何辅堂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哎哎哎,不要那么一本正经嘛,今儿咱爷俩再去听一出戏”刘青轩像是被何辅堂的严肃逗笑了一般,拍了拍傻小子的肩膀。

    “可是刘局,您也知道,我真的不喜欢听戏……”何辅堂真的有些无奈了。

    “行行行,你不去,你不去。今儿这是二月红的戏,可是我好容易弄到的,可惜咯你不愿去,那我只能找别人去了,唉~”刘青轩假装一脸痛惜地把刚刚拿出来的票又放回了兜里。

    “是二月红的戏?”何辅堂有点动摇。

    “可不是!可惜你不乐意去啊。”

    何辅堂一咬牙,“刘局的好意何某绝不辜负!刘局,我陪您一块儿去!”

    “行了臭小子,走吧!”

    一路上,何辅堂都在想着上一次在梨园看见的那一位绝代美人在戏妆下面,到底长个什么样。

    梨园很快就到了。刘局带着何辅堂走向了二楼。约摸等了一会儿,看了几出无趣儿的戏,二月红还没有出场。

    何辅堂只能无聊地四处乱瞟,却见一个学徒模样的人捧着一套华服进了后台。

    “那大概是二月红的戏服吧”何辅堂喃喃道。

    “你刚刚说什么?”刘局奇怪地瞧着独自出神的傻小子问道。

    “没什么就是看无聊了呗。”

    “哈哈哈,无聊什么,一会儿二月红就出场了。诶,待会儿戏结束了你随我去找一趟二月红,我找他有事要谈,你来给我撑个场子顺便清个场。”

    “哦。。。。。不过您找他有什么事儿啊?他不就是一个戏子吗?”

    “哼,一个戏子?他能着呢!”刘青轩蓦然严肃了起来。

    “可是……他再能耐不也就是个角儿吗?”何辅堂心里默默地想着,还是有点不太信刘局的话。

    二月红果真又是压轴出场,何辅堂又听了一出二月红的戏,心满意足,想着今晚总算没完全浪费。戏刚一结束,刘局饮了一口茶,整理了一下着装,严肃道:“何辅堂,走,和我去后台见见那个二月红。”

    后台门是有人守着的。“二位军爷,这二爷正在卸妆,是不让进的,二位先歇息着,等二爷卸完妆再来?”

    “怎么?不让进?我和你家二爷可是已经约好了的。”

    “没事,让他进来吧”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里屋传来,却以为的有些……好听?何辅堂莫名觉得这声音和年轻女子嗓音一般的悦耳。进了里屋,二月红的妆已经卸完了,却穿着还未来得及换为常服的白色里衣,慵懒地靠在一把藤椅上,淡淡地看着进来的二人。

    ……何辅堂站在门外无奈的看向身后紧闭的门。只因为二月红一个闲杂人等退散的表情,他被刘局一个眼神轰了出来。他们在谈什么呢?何辅堂只能无奈地看向天空中的月亮。过了好大一会儿,何辅堂腿也站酸了,眼睛也发胀的时候,刘局却是满面寒霜地出来了。      


  “我们走。”刘局罕见的低沉音调听得何辅堂心里发慌,也没敢多问,便跟了上去。那个二月红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让刘局吃了瘪?何辅堂心里越来越疑惑了。
   

《轮回》第一部分 charter1

♡♡♡♡♡♡《轮回》♡♡♡♡♡♡

    一开始接触到红兴cp也是在某大型同性交友网站看见熊吉妈的红兴微电影,从此入教。
    其实写这篇文的初衷也是想满足自己对蒸煮的一些脑洞,文是雾龙君和基友合作的作品,所以也我们也非常地重视它,会认真地去表达我们的想法。文一共三个部分是三世的故事,民国,现代,鸡条。前两个BE,最后一个嘛~看情况啦~
   
    关于更文速度。因为雾龙君和基友平时比较忙,写文又比较精益求精花费时间较长,但是为了红兴的爱~我们会努力的!保底一周一更。望喜欢。

♡♡♡♡♡♡《轮回》♡♡♡♡♡♡
   
    我爱你 这一次放开你的手
          我爱你 这一次远离你身边
    我爱你 这一次守护你一生

    许君一世长安
    愿君永世无忧
    等我 带你走
   
♡♡♡♡♡♡《轮回》♡♡♡♡♡♡
    第一部分 何辅年×二月红【民国向】charter1
   
    看着和自己坐在一张小桌上悠哉悠哉正吃茶听戏顶头上司刘振轩刘局,心中不免郁闷。如今正是民国,这世道越来越乱。政党纷争外敌入侵,每个人都深陷漩涡身不由己,惶惶不可终日。而自己的老师也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刘局却似乎忘记了在国外教导自己时,发过的那些拯救祖国、振兴民族的誓言。和那些党国中的乌合之众一般来这梨园听那些咿咿呀呀的戏。何辅堂失望的抹了一把脸,喝了口茶,却见新的一出戏又开场了。

    伴随着一阵烦人的锣鼓声,一位旦角出了场,何辅堂正昏昏欲睡几欲合上的眼睛蓦地睁开了。那个戏子可真……可真漂亮。这是一出《霸王别姬》,饶是再不喜欢听戏的何辅堂也跟着刘局见识了不少出,自然也见过不少虞姬,可从未见过这样,这样美的虞姬。眼波流转间却是道出了千种风情,唱腔婉转清丽,一颦一笑都极具韵味……他从未见过这样美的虞姬。

    “怎么了?看呆了?”何辅堂愣了愣神,转头看向刘局居然可耻地红了红耳根。

    “那位虞姬可是位名角儿,叫二月红,你往常看的戏哪能和这出戏比。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陪我听戏总是睡着,这回我特地弄了这二月红的票,臭小子,今天怎么不睡了?跟着我长见识了吧?”刘局用戏谑的眼神瞧着何辅堂。可臭小子的眼神依旧直直地望着戏台上的虞姬。

   “是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虞姬。”何辅堂认真地说。刘局突然朝着何辅堂暧昧地眨了眨眼睛,“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如娶了这台上的美娇娘回去做老婆如何?”何辅堂先生瞪大眼睛吃了一惊旋即严肃道“刘局你可别打趣我了,国难当头,我哪有那个心思。”看着一本正经的傻小子刘局憋笑憋红了脸,又侧着身对何辅堂笑着说:“今儿再给你长个见识,这位二月红啊,可是个男人!”

    “什么?!!!男人?!!!”何辅堂再次瞪大了即使有双眼皮也不怎么明显的眼睛,“怎么可能呢,刘局你可别诓我!”“哈哈哈,臭小子,我诓你这个干嘛?这位虞姬的确是个男人!”

    何辅堂震惊地望向台上满头珠翠、莲步轻移的美人,即使是知道有旦角的存在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虞姬是男儿身。

    ……这…这是个怎样的男人啊?何辅堂的小眼睛彻底地迷茫了。 直到最后虞姬以一个拔剑自刎的姿势悲剧收场时,何辅堂才反应过来,却又想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上台去把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人儿护住,告诉他不要那么绝望,还有自己保护他。这个念头一出来,何辅堂就被自己吓了一跳,这是个什么古怪的想法!莫不是听自己入了戏?以前怎么也没觉得这出《霸王别姬》多好看呢?罢了罢了……戏台散场与刘局告别回到自己的小别墅之后,何辅堂仍然一闭眼眼前就浮现出那人的样子,大概是自己真疯魔了吧,睡一觉就好了……何辅堂自嘲地笑了笑,转了个身,在空荡荡的房间中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