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龙君

可能太久没画画
想着过年画一点咯
挖坑

我要粉这个小哥哥!

狗生圆满(●'◡'●)ノ❤

《轮回》小剧场~

正文还没有修改好orz,来个小剧场~

   何辅堂:“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二月红:“有什么好说的。”

   何辅堂:“难道……你真的要这样吗?”


   二月红:“我这样又如何?”

   何辅堂:“你总是这样不顾我的内心感受,这日子还怎么过?!!!”

   二月红:“我不就是回趟娘家嘛!(雾)你给我把手松开,松开!”

《轮回》第一部分 charter 2


    “刘局。”何辅堂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哎哎哎,不要那么一本正经嘛,今儿咱爷俩再去听一出戏”刘青轩像是被何辅堂的严肃逗笑了一般,拍了拍傻小子的肩膀。

    “可是刘局,您也知道,我真的不喜欢听戏……”何辅堂真的有些无奈了。

    “行行行,你不去,你不去。今儿这是二月红的戏,可是我好容易弄到的,可惜咯你不愿去,那我只能找别人去了,唉~”刘青轩假装一脸痛惜地把刚刚拿出来的票又放回了兜里。

    “是二月红的戏?”何辅堂有点动摇。

    “可不是!可惜你不乐意去啊。”

    何辅堂一咬牙,“刘局的好意何某绝不辜负!刘局,我陪您一块儿去!”

    “行了臭小子,走吧!”

    一路上,何辅堂都在想着上一次在梨园看见的那一位绝代美人在戏妆下面,到底长个什么样。

    梨园很快就到了。刘局带着何辅堂走向了二楼。约摸等了一会儿,看了几出无趣儿的戏,二月红还没有出场。

    何辅堂只能无聊地四处乱瞟,却见一个学徒模样的人捧着一套华服进了后台。

    “那大概是二月红的戏服吧”何辅堂喃喃道。

    “你刚刚说什么?”刘局奇怪地瞧着独自出神的傻小子问道。

    “没什么就是看无聊了呗。”

    “哈哈哈,无聊什么,一会儿二月红就出场了。诶,待会儿戏结束了你随我去找一趟二月红,我找他有事要谈,你来给我撑个场子顺便清个场。”

    “哦。。。。。不过您找他有什么事儿啊?他不就是一个戏子吗?”

    “哼,一个戏子?他能着呢!”刘青轩蓦然严肃了起来。

    “可是……他再能耐不也就是个角儿吗?”何辅堂心里默默地想着,还是有点不太信刘局的话。

    二月红果真又是压轴出场,何辅堂又听了一出二月红的戏,心满意足,想着今晚总算没完全浪费。戏刚一结束,刘局饮了一口茶,整理了一下着装,严肃道:“何辅堂,走,和我去后台见见那个二月红。”

    后台门是有人守着的。“二位军爷,这二爷正在卸妆,是不让进的,二位先歇息着,等二爷卸完妆再来?”

    “怎么?不让进?我和你家二爷可是已经约好了的。”

    “没事,让他进来吧”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里屋传来,却以为的有些……好听?何辅堂莫名觉得这声音和年轻女子嗓音一般的悦耳。进了里屋,二月红的妆已经卸完了,却穿着还未来得及换为常服的白色里衣,慵懒地靠在一把藤椅上,淡淡地看着进来的二人。

    ……何辅堂站在门外无奈的看向身后紧闭的门。只因为二月红一个闲杂人等退散的表情,他被刘局一个眼神轰了出来。他们在谈什么呢?何辅堂只能无奈地看向天空中的月亮。过了好大一会儿,何辅堂腿也站酸了,眼睛也发胀的时候,刘局却是满面寒霜地出来了。      


  “我们走。”刘局罕见的低沉音调听得何辅堂心里发慌,也没敢多问,便跟了上去。那个二月红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让刘局吃了瘪?何辅堂心里越来越疑惑了。